紫禁城不仅是一座建筑,也是朱勇的一个生命体;不仅是空间,还代表时间。在拍摄《上新了故宫》第一季时,他回忆起自己简历中的一件事:“早上6: 00,我和演员蔡少芬、艾伦以及其他剧组成员一起到达了太和殿。如果我们‘穿越’回几百年前,那是大朝党时代。但此时太和殿(一个供官员在广场排队的标志)前并没有排成一列的品级山,也没有铜龟鹤腹中升起的缠绕香。只有我们几个人在默默地移动。七点半,太和殿广场的几个大门打开了。先是宫殿的侍从们排起了长队,然后故宫上班的员工们从广场前骑着自行车,有的还在太和殿的平台下停下来看拍摄现场。故宫新的一天就是这样开始的。故宫有自己的“生物钟”,声音和颜色每分每秒都在变化,让我这个“老员工”感到兴奋和惊讶。这些细微的变化,调动着城市处于永无止境的生活节奏中。这是故宫的‘古物’和其他古物最基本的区别。”

在朱勇的眼里,要写紫禁城是极其困难的,因为这座建筑太宏伟了。朱勇说:“故宫里的弘达不仅使创作无法进行,而且使表达变得困难。这让我内心激动,总是失败。太大了,它的故事一千个晚上都讲不完。故事还没开始我就写完了。字在故宫前好淡。”

“我一直认为,不是年轻人不喜欢传统文化,而是我们会不会讲故事。”朱勇说,今天,不管男人、女人和孩子仍然在使用筷子和吃饺子,他们必须回家过年。这些都是我们的传统文化,总是把年轻人包含在人们的血液里。我们只需要醒来,用更合适的方式激活。但是,这样,就要板着脸,摆出一副老师的样子。

2020年8月30日下午14: 00,著名作家、纪录片导演朱勇携新书《故宫六百年》参观沈阳歌德书店,与读者探讨故宫600年的魅力,分享这本新书的独特之处。

《故宫六百年》可以看作是朱勇又一次推广故宫文化,讲好故宫故事的努力。正如著名作家王蒙所说:“朱勇以文学的方式书写故宫,对于继承传统文化,树立文化自信是很有意义的。”

这决定了朱勇独特的写作风格。他不想写得太多。他最终选择用空间随时间的结构来写故宫:“故宫大部分部门所建的空间容纳了几百年甚至几百年的历史。弱水三千。我只能拿一勺水。面对每一个建成的空间,我只能选择一个时间片段(这当然对我很重要),这样这些时间的片段就可以依附于不同的空间,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历史拼图。就这样,当大家顺着我的话走出故宫主区,从神武门出来的时候,我们也不自觉地完成了对故宫600年历史的回顾和重温。”

朱勇:用文字建造紫禁城

故宫对于祝勇而言不仅是一座修建还是一个生命体;不仅是一个空间还代表着时间。他回忆起拍摄《上新了·故宫》第一季时履历的一件事:“我和演员蔡少芬、邓伦以及剧组其他...

朱勇:用文字建造紫禁城

故宫对于祝勇而言不仅是一座修建还是一个生命体;不仅是一个空间还代表着时间。他回忆起拍摄《上新了·故宫》第一季时履历的一件事:“我和演员蔡少芬、邓伦以及剧组其他...

 咨询购买

lol菠菜网

咨询热线

4008-888-665

 在线咨询  在线预约
TOP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亚博正式官网  亚博正式官网  亚博正式官网  亚博正式官网  亚博足彩app-官方下载